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

鲍尔默下一版Windows不需要再等5年

时间:2019-02-07 04:15:42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鲍尔默:下一版Windows不需要再等5年

能力让他到达顶峰,性格让他在顶峰上屹立不倒。

刘湘明/文

“We don't give up! Don't give up! Don't give up!”(我们决不放弃!决不放弃!)

在采访快进行到尾声的时候,微软公司的CEO史蒂夫·鲍尔默用手拍着沙发的扶手,亮出了他招牌式的大嗓门。在几乎所有关于鲍尔默或者微软的传记上都可以读到,在激动的时候,他习惯把重点强调三遍。

让他如此激动的问题非常简单,我只是装作毫不经意地问了一句——微软目前丰厚的利润,是否让微软失去了破釜沉舟的勇气,以至于一些新的业务迟迟不能迅速达到Windows和Office那样的地位,例如他们的互联业务、、电视、平板电脑等等?

实际上,对于我所有对于微软的疑问,鲍尔默的回答几乎都是:“No!”

作为全球关注的公司的CEO,媒体上形容鲍尔默的词汇很多——“经验丰富的”、“极具竞争力的”、“勤奋的”、“无情的”、“恶霸”、“高声先生”或者“对蠢人不耐心的”等等。但是我看到的,却是一个永远对微软的未来充满信心的鲍尔默。

1980年6月,还在斯坦福大学读MBA的鲍尔默接受没毕业的哈佛校友比尔·盖茨的邀请,加入了当时人不满30,年收入刚过1000万美元的微软。看看他的简历,发现似乎他来到微软,就是为了迎接挑战:

·1984年,主管Windows开发,当时这项工作已经落后进度很多,并且步履维艰;

·1987年,对抗强大的IBM推出的OS/2操作系统;

·1994年,推广Windows NT,进军企业级市场;

·2000年,在微软面临反垄断诉讼的时候,比尔·盖茨辞去了微软公司CEO一职,鲍尔默临危受命,对于这次权力的移交,《时代》杂志的一幅漫画描述得非常到位——在漫画中,盖茨交给鲍尔默的不是指挥棒而是一根点燃了的导火索。据国外媒体报道,上任CEO仅一年,鲍尔默的体重减掉了52磅。

回顾起那些日子,鲍尔默说:“最困难的时候就是我们第一次用Windows和IBM的OS/2竞争,虽然我们当时干得不错,但的确也紧张得够呛。还有一次就是互联泡沫的时期,因为那时很多人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魔法,这种泡沫造成的短视对我们关注长期的管理方式冲击很大。”

现在,鲍尔默又面临新的挑战了。

11月21日,Google的股价以509.65美元的新高收盘;而微软的股票只收盘于29.92美元,而且从2002年年初微软股价跌破30美元以后,微软的股票已经在20~30美元的区间上徘徊了4年多。

而与此对应的是,微软的业绩依然骄人。过去3年盈利的年增长率达到33%,2006年净收益达到123亿美元,净收益率达到31%! 2007年第一季度的收入和营业收入又同比增长11%!面对这样的业绩,我们还能要求一家公司做到什么呢?

但是对华尔街来说,微软的商业模式已经没有悬念,在他们眼里,微软已经被视为一家稳步发展的传统公司。而像Google这样的新锐,却让投资者对它的未来充满想象。

在过去的20年里,软件行业已经经历了3次革命和创新——PC、图形界面和互联。微软赢得了前两个巨大的蛋糕,现在,很多人都在冷眼旁观微软这个巨人如何面对互联的挑战。

“我们必须聚焦在5件事情上,这样才能保证微软的长期成功。第一件事情就是创新,创新必须融入我们的血液中。第二个就是人,尤其是软件工程师,这是创新中最重要的因素。第三是耐心,在我们这个行业里,学会做长久打算非常重要,我们不可能总是在一开始就把事情做对,很多事情都需要耐心和持续不断地投入资金、精力和创造力。第四,不要害怕变革,相反,你必须学会拥抱变革、领导变革。最后一点,我把它称为‘多核心’,我们在很多领域——桌面、服务器和互联,都拥有自己的竞争力,这些竞争力不仅仅是技术,还包括市场、销售和运营能力,这也是我们和IBM、Google、Oracle都不一样的地方。”鲍尔默在采访中强调了微软转型的5个关键因素,但他在这一转型过程中所表现出的信念和勇气,或许是确保成功的第6个因素。

在2006年7月,微软重新规划了自己的产品线,以便更好地管理和监控绩效。目前微软共有3大块业务、7条产品线——平台和服务业务(主要包括Windows 客户端等桌面操作系统、服务器和工具及MSN等服务业务)、商业应用(如Office等信息工作者产品、CRM等商务解决方案)、数字娱乐(包括移动和嵌入设备以及Xbox、IPTV等家庭娱乐设备),产品总数已经超过40种。需要注意的是,上一次的调整仅仅发生在2005年9月。

2007财年,对微软来说是个大年。在这一年里,微软将发布两个最重要的产品——Windows Vista和Office 2007,在11月13日微软还在美国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款针对iPod的产品——Zune,产品已经发往3万多个经销点。

目前市场对微软在2007年最重磅的产品——Windows Vista的反应,已远不如11年前Windows 95那般疯狂,对此鲍尔默也有感觉:“我们当然也感觉到了压力,毕竟年代不同了。现在PC虽然还是大多数人处理信息的中心,但是11年前像什么站、、游戏机还有其他类似的产品可都还没有出现呢!”

新品上市的压力只是一部分,鲍尔默更要面对“软件服务化”趋势对商业模式的改变:“下一个Windows版本再也不需要等待5年了!我们也在考虑是否应该把客户操作系统和互联服务业务分开,或许采取集中设计、分别交付的形式会比较好。”但是鲍尔默依然对Vista充满信心,我在采访中把Windows Vista的重要性和A380对于空中客车公司的意义相提并论,他还能轻松地开个玩笑:“我们的产品才不像空中客车呢!他们交货之前可没有那么多用户做过Beta测试。”

对于我的很多质疑,鲍尔默除了回答以外,干脆“非常鲍尔默”地向我发出了挑战:“我非常欢迎你继续关注,我也非常乐意去证明你的质疑是错的,这就是我的工作!以我们现在的规模,除非我们用事实证明,没有人相信我们可以持续地在新业务上取得成功。所以,如果我们在娱乐领域取得更大的成功,我们可以聊一聊,如果我们在互联领域取得更大的成功,我们再聊上一聊。”

鲍尔默的自信不是没有理由的,此前微软在企业级市场和游戏机市场的表现已经让人开始刮目相看。到2006财年,微软的企业级软件已经能够贡献114亿美元的销售收入,已经成为在客户端业务(以桌面操作系统为主,销售收入130亿美元)、信息工作者业务(以Office软件为主,2006年销售收入117亿美元)之外微软第三个百亿美元的业务。“17年前我们没有服务器软件业务,所以很多年前我们进入这个市场时,很多媒体都在说‘你们永远都不可能进入这个市场!’”回顾起微软在企业级市场的历程,鲍尔默现在还是有些激动。

而微软的Xbox的发展历程则更让人侧目,当2001年Xbox推出后反应平平,但在4年后推出的Xbox 360足足领先了竞争对手索尼的PS3一年。在2005年圣诞节,Xbox 360热卖脱销,目前全球销量已达600万台。

中国也是微软极其重要的一块战略要地,在对待微软中国的发展问题上,鲍尔默也倾注了巨大的热情。这已经是他半年内第二次访华了。微软全球副总裁、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陈永正清楚地记得,今年5月,鲍尔默访问北京,由于感冒引发了高烧,但他坚持不取消任何一次活动,从拜见政府官员、客户,到会见媒体、出席员工大会,其间,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正发着高烧。陈永正说:“这就是鲍尔默精神。微软能够在风云变幻的IT市场上,面对各种挑战,继续保持领先地位,与史蒂夫的这种性格有着直接关系。”

鲍尔默曾经对一个传记作家说过:“要经营微软,真的需要我每天24小时启用8个大脑。”他拥有难以置信的记忆力。据说鲍尔默能说出1000名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名字和职务,熟知公司3000名经理的表现,有时甚至会更正交给他审批的文件上拼错的名字。

更令人吃惊的是鲍尔默的决策速度。据前微软中国区总裁唐骏回忆,“我们回总部汇报工作的时候,他的身后是一排副总裁,无论多大的事情,他听完汇报后立刻就做出决定,转身就指定一个副总裁去落实。在微软,鲍尔默的命令就是军令如山。”

鲍尔默曾以拒绝出售公司股票而出名。在微软股票高企的时候,一位华尔街的曾问他为什么不抛售部分股票,他说:“事情的真相是我热爱这家公司。” 这就是鲍尔默,从他嘴里说出的任何冠冕堂皇的外交辞令都变得真实可信,具有无比的感染力。事实上,也正是这样的信念,使得鲍尔默的财富猛增,在最新的2006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,鲍尔默以136亿美元的资产排名24位。

1998年的微软全球销售大会上,鲍尔默冲上舞台,振臂高呼3声“我爱微软!”,引来全场掌声如雷。鲍尔默的演讲极富激情,他喜欢在舞台上走来走去,用力挥动攥紧的拳头,响亮的大嗓门让全会场的人激动不已,忘情地鼓掌欢呼。以至于有人开玩笑说,如果华尔街买卖人气指数的话,鲍尔默一天就能冲上1万点。

微软中国区公关总监陈然峰2004年第一次参加这个大会,被气氛感染得落泪。第二年去参加,依然如此。陈然峰观察到旁边的国外同事,发现很多人也是群情激昂、眼圈红红。鲍尔默说话时总是如此全力投入,以至于1991年在日本演讲的时候声带破裂,不得不动手术才恢复发音能力。

我一直在猜测,这个掌管着全球最大公司之一的CEO,除了拥有一个复杂、锐利的头脑外

鲍尔默下一版Windows不需要再等5年

,是否还有一颗如阿甘一般执著却又单纯的心,所以才会对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全力投入、又坚信不疑?

鲍尔默非常看重家庭和朋友。鲍尔默喜欢慢跑,在慢跑的时候会想想“一些眼前的挑战,它们可能来自业务,也可能来自我的三个儿子。”他每天早晨亲自送儿子上学,在微软总部,员工们还经常可以看到鲍尔默和他的儿子在公司的体育馆里打篮球。为了能有多一些的时间陪伴自己的家庭,鲍尔默对自己执行了严格的时间管理,把自己的作息表都做成电子表格以便监控和统计。他的房子位于华盛顿湖西岸,面积虽然大但只是普通中产阶级承受的价格。据国外的媒体报道,几年前他的房子还没有DSL服务,他不得不使用拨号上。

一本关于鲍尔默的传记里写道:一个人拥有足以让一个小国富甲一方的财富,为什么还会20年如一日、每天早晨8点准时踏入办公室、像入不敷出的人一样玩命工作?鲍尔默的回答是:“如果我每天都在家里闲坐着,我会给我的孩子树立哪一种榜样呢?”

几年前,一个当年的哈佛球迷去世了,他是一名蓝领工人,并不富裕,但在他去世之前的几个月里,他一直住在疗养院,受到很好的照顾。对这位旧日伙伴在困境中予以无私帮助的,正是昔日哈佛橄榄球队的经理鲍尔默。

在我的采访结束后,鲍尔默立刻赶去参加另一个与广州市的合作项目签约仪式。在每一个嘉宾的致词结束后,坐在主位的鲍尔默都是一脸专注、两只大手大开大合、用力地鼓着掌,响亮的掌声我在10多米外都清晰可闻。这是典型的鲍尔默作风,他的性格决定了他无论做什么事情,一定是心无旁骛、勇往直前,哪怕是鼓掌这样的小事也毫不例外。而他参加的签约仪式,其中一项就是与广州有线电视在IPTV方面的合作,这是我在采访中曾质疑过他的业务。

他其实已经在证明给我看了,正如他所言,这就是他的工作。